薰易意

自从几天前在小红书刷到『看书不看南康白起的,听广播剧不听《一拜天地》』,好奇心驱使下查了百度,换来了一腔悲痛与遗憾。


因着实训周的空档期,这半个月都在宿舍里闲着。而在这本该继续着吃饱了睡睡饱了起来玩手机的悠闲日子里,我这三天里加起来睡了不到八个小时。身体明明已经很疲惫了,但就是难受压抑的无法安睡


从小学的看图写话到后来的800字1000字作文,我都是像流水账一般的应付过去了,文笔功力差到极致,可这满腔悲痛无人可说(身边没有混原耽圈的好友,他们理解不了这种爱情),憋的难受,只能在这抒发一下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从来都不抗拒BE向的文章,因为在这虚拟的空间里,我始终相信着他们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。所以即使在看文的时候哭的不能自已,也能在剧终时迅速的脱离舒缓情绪。


可这是南康白起啊,真实世界里那么温柔干净的男孩子。3月份的湘江,水是那么的冰冷刺骨,他纵身一跃,斩断一切红尘。我想那时的他,大概怀着一种解脱的快感吧。


我无法想象在张先生离开的这两年里,他孤身生活在处处充满回忆的环境里,有多少次触景生情后,满怀的空虚与寂寞。


〔 以前在学校,还是大一,住在同一个宿舍,正是两人间最蒙昧不明最让人愁闷的时候。有一天晚上在睡梦中突然很响亮地喊了两次他的名字,然后醒过来,听到他在临床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一声“恩?”知道他在,那一刻,觉得很安心,翻个身,又继续睡着了。〕


你看,这么敏感的小孩,夜半醒来触摸着身边空位的冰冷空气,现实在一边又一边的提醒着他,身旁不会再有那个人的存在了,这是个多么残忍的事实啊。


可是他别无选择,甚至无人可诉说,只能在角落里独自舔舐伤口。


〔 我向来是怯懦的人,没有做斗士的决心和勇气,所以隐藏在角落里,尽量不引人注意地活着。〕


时至今日,距离你的三十五岁已经过了7年了,你还在冰冷的湘江里等他吗?或是早已看透,转身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了?(我希望是后者)


相识恨晚!


愿使岁月静好,来世安稳!